出人意料的拆迁 合肥一小区拆迁中未浮现一个钉子户-中

2017-02-07 11:10

  700户居民在拆迁布告期内全部签订拆迁协议,原来猜想的“钉子户”并不浮现。日前,站在隆隆作响的挖掘机旁边,合肥市蜀山区西园街道办事处主任高峰感慨万千。

  在高峰看来,此次拆迁进程并不比之前任何一次简单,不外成果却“有些出人意料”。

  最后两户签了协定

  合肥市蜀山区能源三村小区屋宇大多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整体为大板楼建造,陈旧狭小、隔音成果差,水电管网、小区道路、公共设施普遍存在老化、破损等问题。

  小区居民主要是以前的“三线”厂和手扶拖拉机厂奇特组建的动力机械总厂职工。此前,动力机械总厂作为合肥市第一个国有企业破产试点单位,已于2001年宣布破产。

  高峰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从2011年开端,居民先后多次到有关政府部分表白要拆迁、改造的诉求。

  然而,等到相关部门依照征求看法、制定拆迁安置计划草案以及危险评估报告的流程走完程序后,一些居民的态度却发生了变革??有11户居民不愿签订协议。

  街道办、社区居委会以及居民代表做起了这11户居民的思维工作,并对他们提出的诉求做了不近人情的解答,有4户居民促放弃了诉求。

  直到截止日期当晚6时跟8时,最后两户居民才签署了协议。

  那一刻,顶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走“法治搬迁”的门路

  如果居民动摇不签协议,接下来的程序便是,政府局部启动相应诉讼程序。不过,那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此番拆迁可能如此顺利,我最大的感想是,严厉按照法律有关划定履行。”经历过屡次拆迁动员的高峰,这样总结动力三村小区拒绝签订协议居民的重要诉求:一部门在一楼有自建房的居民,想把自建房算在补充范围之内;一部分居民可能得到的回迁房面积,处于两种不同套型的“临界点”之间。

  对这些抵牾的焦点,蜀山区政府始终坚持走“法治搬迁”的途径,所有的拆迁安顿程序严格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实行。在民众意愿统计、安置见解征求、搬迁打算制订、动拆时间约定、回迁套型设计、选房方式协商、屋宇面积测绘以及附属物丈量等各项程序中全程引入法律监督,确保各个环节主体正当、要件合法、程序合法、时限合法。

  管理者对法治的尊重可能从一个细节看出??在出具逼迫弥补决定书之前,需要约谈和送达律师函两个程序。考虑到有居民会对投递的律师函束之高阁甚至当面撕毁,相干工作人员采取了快递和当面送达两种办法。此外,他们还通过现场拍照留下证据。

  “有些搬迁户都有一个心理,认为越往后拖,越能得到更大的利益。”高峰说,“法治拆迁”就是要打消这种可能,往后延宕的结果是利益越来越小。在他看来,动力三村小区的两户居民最后同意签约,“正是看到了这个压力的缘故”。

  “一碗水端平”

  能源三村小区居住着很多原国有企业退休职工,遗留下来的问题不少。在拆迁安置过程中,针对特殊艰难人群,或者遗留的特别问题,街道跟社区有一定的自主处理空间。

  这个弹性空间假如利用得不好,极有可能成为腐败的陷阱。为了能在“弹性空间”里将“一碗水端平”,社区采用了在小区住户中推荐居民代表组成居民自治小组的方法来解决各种好处诉求。

  小区居民王期来是推举出来的29名居民代表之一,并担当居民自治小组副组长。王期来说,一开始,居民之间的利益诉求不拘一格,很难统一,甚至连居民代表之间在一些问题上也分歧很大。

  “有争议的处所让干部代表说了算,有弹性的地方让大众代表来决断,只有不与法律相违背就能够。”高峰说,小区不少居民渴望增加自购部门的面积,但受小区容积率所限,无奈满足所有居民的增购愿望。最后居民代表决议,“一把尺子量到底”,增购面积一律按同样的比例进行。

  在拆迁过程中,小区成破了由国民代表、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律顾问等组成的干部监督委员会。这个“第三方机构”对名目进行复核监视,恳求对搬迁户资料抽查复核比例不少于30%,对有人民举报的搬迁户100%复核,对超过搬迁布告期交房的搬迁户100%复核。

  “有了这些法律程序,有了这些监督程序,咱们不会犯错误。”高峰说。

资讯排行

随机文章